首页 > 师说财经 > > 正文
市场经济条件下传统知识分子的痛苦与斗争

市场经济条件下传统知识分子的痛苦与斗争

农历月的第一个月亮伴随着农历月的第一个月亮的感觉。

拉岳的第一轮月亮是贾平凹选集中的一部小说,韩玄子是这部小说的主人公。他是一名退休教师。在民国时期,他毕业于州郡。他也是一个读过四书、五经的人,他的写作比现在的大学生要深。它被认为是乡镇中一位受人尊敬的传统知识分子,它也是一个有脸出门的人,更不用说被公社任命为文化站的负责人,但也有一些官方的声音。他培养了镇上的第一名大学生,他的儿子大白,其中他成了县委书记和县委部长,这当然是世界各地的学生,他很高兴。他喝茶,看报纸,举花草聊天,仰望山上的雾气,当然,他可以谈论古代。

他的乡是秦朝商州的一个名镇,这里有上山四豪隐居的地方,所以叫四豪镇。据传刘邦曾多次邀请他们四人下台,但都遭到拒绝。刘邦想把齐家生的赵王汝一变身为太子后,陆侯急急忙忙地听了,张良提出了邀请四豪协助王子的建议,最终保住了王储的位置。然而,在刘瑛王子成为汉代皇帝和他的母亲陆后,这四个人都预感到这个国家是无望的,回到了隐居的山里。

贾平凹选择了这个故事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,这似乎有着深刻的意义。传说上山四豪愿意帮助王子下山,因为张良让陆山四豪这样做:如果你要求王子写一封简陋的信,带来更多珠宝和丝绸,配备舒适的汽车,派能说话和争论的人真诚地雇用他们,他们就应该在这里。

韩玄子的家在上山四豪墓旁,这当然为汉玄子增添了一些文化信心。对文化人来说,这与文化大革命的根源同样重要。

汉玄子不知道有多少文化人在桃花之源,精神是幸福的,温饱无忧。但其实并非如此,理想境界往往局限于理想,如果走进现实,很容易被柴油、大米、油和盐干扰。

韩玄子的悠闲自满的兴趣很快就被他的儿子、两个北子和这对夫妇打乱了。文化人有一张好看的脸,家里的所有墙壁都剥去了墙壁的皮,露出了一家肮脏的面孔。韩玄子让二字修缮,二字却拖延了很多次,到了老月,还没修好。这让韩玄子非常生气!两个人比这一次更惹怒了他,两贝的妻子也让他不喜欢看,不能做农活,也不喜欢打扫,所以看上去很粗心!

如果这是两个贝家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小事,那么王氏家族的起起伏伏使他更加惊慌失措!

王蔡曾经是他的学生,家境贫瘠,耕田种地,结果,土地承包后,就爆发了。韩玄子不懂,也不习惯,更不用说这群突然变富的人了。但他不可能在镇政府面前有一张瘦削的脸,但面前的财富却是一张脸。

韩宣子好像什么都有,就是缺钱。王财好像什么都没有,就是缺钱。这个世界的规律就是没钱的人倾家荡产,有钱的人,最后什么都要过来。镇干部倒到韩宣子家吃肉喝酒,韩宣子只好让大北送钱。在镇上,他让韩玄子组织社火。他尽力组织了几个节目。委员们询问,延迟时间如何计算?这笔钱怎么算?就连女儿正月就要出嫁了,他也等着县委马书记来。结果,马书记倒在了王才佳身上!当王才逐渐富裕起来,他逐渐拥有了一切。这两颗豆子给了他一个主意,且不说,镇里参加县里的消防比赛,他投了钱。工厂扩大了,一口气招了十五个工人。

韩玄子的悠闲情绪似乎成了时代终结的背景,而王才堂般的暴发户则站在舞台的中间。

时代摧毁了一切,孕育了一切。

(本文中的图片来自互联网)

上一篇:鞍山就业政策 增强版 来了!一系列就业利好请查收
下一篇:最后一页
相关资讯
民生资讯
民生要闻
资讯排行
中国昌吉网 | 关于中国昌吉网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
  版权中国昌吉网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中国昌吉网 2014-2020 联系方式:2820-8476-56